「媽媽,好漂亮的雪哦」。這是25年前,張雪霞兒子宋彥智被拐前留給她的最後一句話。張雪霞很清楚的記得,1991年12月29日,那是一個星期天,都勻市下了一場很大的雪。3歲的兒子宋彥智在外公看管的一個工地處和幾個小朋友玩耍。誰也沒有想到,接下來的幾分鐘,會給這一個原本完美的家庭帶來毀滅性的打擊。

當天3歲的宋彥智被人拐走了。一家人感覺天瞬間就崩塌了,瘋了一般,四處尋找。四野一片白雪皚皚,在宋彥智玩耍的地方,雪地上只留下許多腳印,卻不見孩子在哪裡。

25年後,宋彥智回憶說:當天「有人過來給我棒棒糖吃,說抱一下我。然後我就暈了。醒來的時候,我已經在火車上了。」智智醒來後,發現爸爸媽媽不在身邊,就一直哭,直到哭暈過去。等他再醒來,已經到了養父母位於廣東鄉下的家。「剩下的,我就不記得什麼了。」

宋彥智不會知道,他的爸爸媽媽為了找他,經歷了何等的艱辛。

2006年,因為長期找不到宋彥智,父親患上抑鬱症,自殺前,爸爸留下的唯一一句話就是「我只要我兒子宋彥智」。丈夫過世了,張雪霞沒有放棄尋找孩子的念頭。

「哪怕是一刻都沒有放棄過尋找兒子。只有在尋找孩子的路上,才能感覺自己還是一個媽媽」。張雪霞在都勻經營着一間茶吧,尋找孩子得有錢,她依靠經營所得的微薄利潤,作為自己尋找孩子的經濟支撐。


(宋彥智的外公說到傷心處,就會泣不成聲。)

每每提到女兒張雪霞的種種孤苦,79歲的老爺子還會泣不成聲。他還會責備自己沒有盡到看管外孫的責任。但欣慰的是,在他80歲大壽之前,他見到了自己被拐25年的外孫,老人說,這是上天給他最好的生日禮物。

尋子25年無數次希望都變成了失望

張雪霞尋子25年,在這25年里,上天給了她無數次希望,也給了她無數次失望。

每次聽到一點點與兒子智智有關的信息,她都會充滿信心的趕過去,排查每一個疑似信息。「光是基本確定後,來驗血的都有四五個。但是,結果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張雪霞說:「我深愛着我的兒子,我堅信我的兒子還活在這個世上。我堅信他也一直在找我。我一定要見到我兒子。就是這樣一個信念,讓我堅持下來」。

兒子小時候的長相烙印在張雪霞的心靈最深處,但是隨着時間流逝,兒子在長大後會成什麼樣?這會讓張雪霞感覺到越來越模糊。

因此,張雪霞不停的把對兒子的各種記憶,放到「寶貝回家網」,放到自己的QQ空間,放到各種各樣的尋人啟事上。

「兒子的左手背外側接近腕骨一厘米左右,有一冒號點大的一顆小黑痣,右臀部打針部位上方有一像飛燕形狀的淺咖啡色胎記」。這是張雪霞對兒子的最深記憶。

2016年,「左手背上的一顆小黑痣」——就是這一句,讓一位QQ網友申請加張雪霞為好友。

張雪霞做夢都沒有想到,這一位申請加進來的QQ好友,既然會是自己千辛萬苦尋找的兒子宋彥智。

宋彥智說,自己從懂事起,就知道自己是養父母抱養的。因此,他一直關注各種尋親啟事。包括張雪霞的尋親。「也許是母子相連,每次看到阿姨尋子到處奔波,我心裏就特別難過」。

加張雪霞為好友後,通過多次聊天,宋彥智不止一次的看着自己的右手背上的那一顆黑痣,也曾心想「張阿姨會不會是我媽媽?」

宋彥智試着認親,將自己右手的黑痣拍成圖片發給張雪霞。張雪霞一看,這個黑痣是在右手,而自己兒子黑痣則是在左手。

「不相符,我也就沒有放在心上」。張雪霞說,但儘管如此,他們還是經常互相聊天,遠在廣東的宋彥智依然會每天打開QQ空間,關注着張雪霞每一天的尋子「說說」。

「你能不能來貴州,與我做DNA比對」

那年元宵節。萬家團圓時,宋彥智又看到張雪霞還在福建尋子,陣陣心酸再次湧上心頭。

宋彥智將張雪霞QQ空間里的「宋彥智小時候的照片」給養父母看,開明的養父母當即就說,「照片中的孩子與你小時候一模一樣」。

宋彥智控制住激動的心情,當即就給張雪霞發了短訊:阿姨,祝您元宵節快樂,心想事成,萬事如意。

「我已經能感覺到了,我就是張阿姨要找的兒子。我不能讓我的媽媽再這樣辛苦下去,我要趕緊認她。」宋彥智在吃完團圓飯後,就叫妻子在自己的臀部尋找,是否有「淺咖啡色胎記」。

宋彥智的妻子仔細一看,果真在丈夫的左臀部發現一個淺色胎記,因為「顏色太淺,此前沒有注意」。同樣,知道丈夫尋親心切的妻子馬上用手機拍下照片。

照片很快發到張雪霞的手機上。

張雪霞接到這一張圖片後,大吃一驚,這就是他兒子了。因為這就是一個飛燕形狀淺咖啡色胎記。這個胎記在她的腦海里,永遠不會忘記。

張雪霞心都提到嗓子眼,她第一個電話打給了自己遠在都勻的姐姐,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我找到智智了。」

姐姐卻出奇的冷靜:「你不要高興得太早,說不定就不是,你會失望的。」

「失望」這個詞,對張雪霞來說,真的已經無所謂了。但是,這一次張雪霞無比堅信自己的判斷,「他就是我的兒子智智」。張雪霞又讓宋彥智發來一張自己的照片。

看到照片後,張雪霞就當即斷定,他符合自己對成年兒子的一切想像。「繼承了父親北方漢子的身高和濃眉大眼。他的耳垂很大,親戚朋友們都說,他和父親宋懷南年輕時非常像」。

於是,張雪霞和這個素未謀面的QQ好友約定,「你能不能來貴州,與我做DNA比對」。對方很爽快就答應了,這一夜,張雪霞激動得無法入眠。


(宋彥智(左二)和媽媽(左一)在一起。)
(在聊天的過程中,張雪霞滿是幸福地看着智智。)

「媽媽別哭,我長大了,不會再丟了」

第二天一早,張雪霞就給宋彥智打電話,「你能來貴州嗎?」那頭,宋彥智很堅定的說:「我馬上就上車了,張阿姨你等着我啊!」早上7時左右的高鐵,載着兩頭的期盼於當天中午13時左右到達貴陽。

張雪霞早已和都勻的親屬開車在貴陽北站等候。

他們決定回都勻做DNA鑒定。當天晚上8時25分,黔南州公安局鑒定中心塗警官打通張雪霞電話,明確告訴她,「張雪霞、宋懷南、宋彥智的DNA比對完全吻合,可以認定,他就是你們的兒子」。

大家瞬間抱成一團,喜極而泣。宋彥智和張雪霞互相安慰「不要哭」,但是誰都停不下來。宋彥智當即開口說:「媽媽,你不要哭了,我長大了,不會再丟了,你放心!」25年來的尋子苦旅終於結束了。

隔天一早,宋彥智和媽媽買了水果、饅頭、花捲等,來到了都勻公墓。宋彥智跪在爸爸的墳前,再一次讓淚水放肆:「兒子回來了,爸爸,你就安息吧!」

當天,媽媽帶着宋彥智到都勻百子橋以及一些老街,試圖喚回兒子幼時記憶。

接着,媽媽又帶着他到都勻的茶博園、文峰園、南沙洲公園等處遊玩。因為兒子很快就要返回廣東,在母子相聚的短暫時光里,他們一直手拉手,這是母子倆從未有過的體驗。


(看到智智歸來,智智的乾爹荊先生抱着他痛哭不已。)

過後,宋彥智就要返回廣東了。母子倆在都勻東站告別時,儘是歡笑,已經沒有了淚水。張雪霞說:「找到兒子了,壓在我心上的一塊大石頭終於放下。就當兒子是去打工吧!」

在車站,宋彥智再次對媽媽說:「我去打整好了,就來接你。」對於下一步的打算,張雪霞說:「我會好好的生活下去,我的心愿已經滿足了,我在尋子的過程中,得到了很多好心人的幫助,我今後也會付出更多的努力,幫助別人,特別是幫助那些現在還在尋找孩子的人。我現在也是一個志願者,我會一直在這個群體里走下去。」


(智智緊緊握住張雪霞的手。)

喜歡這文章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你的支持能推動我們繼續提供更優質文章哦!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