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復古,大家可能會想到復古的衣著、打扮、家居、擺件什麼的。那你們有沒有想過,完全過得和古人一樣是一種怎樣的體驗?也不用特別古,就19世紀什麼的。

從5年前開始,住在西雅圖的一對大學學者,同時也是維多利亞時代愛好者,莎拉(Sarah)和加布裡埃爾.克里斯曼(Gabriel Chrisman)夫婦就開始一點點打造起了回歸19世紀的復古生活。

首先要摒棄的當然是現代科技啦。手機、網際網路、現代交通工具,甚至運動鞋都給人們提供了舒適、便利的生活,而在莎拉和加布裡埃爾的復古生活中,它們全部都被剔除了。

然後他們特意找了一間建在於1888年、真正維多利亞時期的老宅,把它買下來並住了進去。

每天,莎拉都會穿著維多利亞時期風靡的緊身胸衣,而加布裡埃爾,一點陣圖書館和信息科學專業的學者,則會戴上最正宗的19世紀的金絲邊眼鏡。

他們住的屋子沒有電冰箱或是烤箱,照明也是靠的油燈。洗衣服都是放在木桶裡用水洗的,用的水也是常溫的自來水。

莎拉他們的日常娛樂就是閱讀,而且也都是1890年代的版本——穿越來讀現代書還怎麼算古代生活呢。另外他們還會騎騎自行車轉悠一下,那種我們在畫冊上看到的輪子超大的自行車(不過這個不太徹底,輪胎是20世紀初發明的,他們應該去找個木頭輪子的自行車,嗯)。

對於這兩位大學裡的學者來說,這樣的生活既是興趣,也是他們研究19世紀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2002年結婚時,莎拉還穿著現代的婚紗,但現在她已經完全習慣了緊身胸衣和維多利亞風服飾的生活。她的衣著主要參考自Fay Fuller留下的一些照片。Fay Fuller是1980年穿著自己設計的登山服裝爬上雷尼爾山頂峰的女性第一人。

每天穿緊身胸衣還給莎拉帶來了點意外收穫。因為整個背部的姿勢得到改善,她的偏頭痛好了不少。另外,腰圍也從32英吋變成了22英吋。「老實說,緊身胸衣還有在我吃飽了的時候給我提個醒避免我吃多了的功能。」莎拉說。

對於莎拉他們來說,過慣了這種能感受四季時節變化的生活後,他們已經再也不想回到我們所處的現代生活中了。「許多現代技術已經成了一種魔術黑匣子的集合。按一個鍵,一個指示燈亮了,再按一個鍵,就能發熱等等。」莎拉說,「主宰人們生活的系統已經變得非常不透明,很少有美國人對他們每天接觸的工作項目本質有概念。」

莎拉和加布裡埃爾的朋友們也很支持他們的生活,因為他們大多有相同的愛好,所以都認為這樣的生活很美妙。

在面對陌生人時,大家就反應不一了。莎拉曾經試過有一位老太太特地從一家餐廳裡追著跑出來就是為了對她說一句「你看起來真漂亮。」也試過有婦女尖叫著說她的緊身胸衣是一種糟粕。當然莎拉覺得自己就是因為足夠解放自己的生活才會選擇穿緊身胸衣。

同時,莎拉也提到了一些非常負面的情況。「我們生活的世界可能會對任何形式的差異都產生敵意。」她說,現在社會上也有很多人將他們倆稱為「怪胎」,甚至有新教徒不斷對他們發出侮辱。

「我們已經收到了許多的恐嚇,警告我們離開這座城市,還不斷重複殺殺殺。所以每次我們出門的時候都要保持警惕,以免有人圖謀不軌。」

當然,莎拉和加布裡埃爾.克里斯曼說,他們不會就此被嚇到。「我們會努力處理這些事,不讓他人的不悅和不滿最終剝奪了我們喜歡的生活。這是整件事最難的部分。相比之下,穿著維多利亞式的緊身胸衣真是這世界上最容易不過的事了。」

相關影片:

喜歡這文章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你的支持能推動我們繼續提供更優質文章哦!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