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離婚,沒有什麼原則性的矛盾,她只是覺得我,沒那麼愛她,沒那麼愛她的家人,她想要時刻被捧在手掌心的感覺,而我自幼就是個比較木訥的人,談戀愛時候都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情感,更別提婚後天天甜言蜜語了,這於我而言,太過艱難,有點強人所難,我自認為,男人只要負責養家就好,其他的一切交給命運。

前妻是個很作的女人,她是獨生女,性格傲慢,喜歡一切高品位的東西,喜歡把日子過成詩。可經年累月柴米油鹽醬醋茶的交響曲,誰家能一直演奏出和諧樂章呢?我和她的矛盾主要出現在女兒出生以後,我母親是個性格強勢的女人,她和前妻水火不容,尤其是在養育孩子這件事上,經常吵得天翻地覆。


(所有圖片均為示意圖)

夾在母親和前妻中間,我的灰暗日子,一直持續到女兒上幼稚園,終於熬不住了,一次大吵后,我憤然提離婚。前妻不依不饒,當晚就簽了字,其實我的本意是想讓她多體諒老人,她還能活多久呢?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商量著完成的?非要鬧得雞飛狗跳,可前妻覺得,我是媽寶男,她受不了自己的男人唯母是從,不分對錯。

就這樣,我們離婚了,女兒歸我,她每周末接過去。這樣的日子雖然看起來略顯蒼涼,但比起在圍城內的吵吵鬧鬧,反而覺得安生許多,耳根終於清靜了,離婚後,母親也沒那麼鋒芒畢露,覺得兒媳一無是處了。前妻也沒那麼咄咄逼人,每次來接孩子,連門都不進,接完就走,多餘一句話都不跟我說,可她的眼神,出賣了她的心。

離婚於成年人而言,無疑是扒了一層皮,我原本以為自己會很快恢復,可誰沒想到,一年過去了,我依然沒法放下她,不想放棄我們的婚姻。可讓我主動開口提復婚,又怕自己佔了下風,復婚後又會被作威作福。可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一次女兒放學回家,說媽媽帶著一位帥氣的叔叔帶她去吃了大餐,還給她買了好多玩具。

女兒的話讓我倍感大事不妙,可又不能主動去問前妻,於是一直惴惴不安。直到三個月後,女兒告訴我媽媽要結婚了,那會,整個人才緩過神來,再不追,恐怕就再也沒機會了。於是,在前妻結婚前一晚,我在她樓下站了一夜,一如戀愛當年的衝動和執拗,我不善言談,只能用行動表達自己的初心。


夜晚的風很涼,昏黃的燈光映襯出我落魄的背影,影子拉的很長,靜靜的點了一支煙,吞雲吐霧著,不時的抬頭望一眼,前妻房間的狀況,從燈火通明,到最後的一片漆黑,我就這樣死扛著,期望她能下來見我一面,哪怕說一句,你走吧,我們沒可能了,這也算是我努力的結果。可戲劇性的是,第二天一早,我收到了她發來的8字信息:「我們重新在一起吧。」

那一刻,腿是麻的,渾身僵硬,但捧著手機,情不自禁的淚奔,緊接著,她取消了婚禮,我們在秋日蕭瑟的清晨相擁在一起,發誓再也不分開,再也不!

喜歡這文章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你的支持能推動我們繼續提供更優質文章哦!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