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要讓我們的靈魂,跟不上前進的腳步。

「可以吃的小鎮」

一個沒有鮮明地理位置優勢,人口加起來不到2萬的小鎮最近卻火遍全球,遊客爭相來參觀,世界各地紛紛效仿。

Why?

因為,這是一個「可以吃的小鎮」。

小鎮遠看雖然一點都不扎眼但走進去你就會發現,這個小鎮與世界各地城市不同的一點:

放眼望去,街道兩旁哪哪都是蔬菜、水果、花卉甚至草藥。

蔬菜種到了警察局門前

就連墓地也被種滿各種植物瓜果

不管是小鎮裡的人,還是作為外地遊客前來參觀,渴了,餓了,你都可以摘著路邊的蔬果吃,整個小鎮一片安寧和諧。

當然這所有的瓜果蔬菜都不是自生自長冒出來的。

別看現在小鎮各處鬱鬱蔥蔥就在6年前,小鎮還是一片光禿禿的景象。

讓Todmorden小鎮發生天翻地覆變化的是一個叫Pam的姑娘。

Pam本是一名經濟學家,從小在小鎮長大,她非常熱愛自己的家鄉,因此大學畢業,她選擇回到家鄉,結婚生子,過著平淡又滿足的小日子。

但6年前跑到倫敦參加一次環境保護會議,徹底改變了她,

「我們看似寧靜美滿的生活背後,其實蘊藏著各種不為人知的環境問題。」

就比如蔬菜瓜果,即便在英國,也無法忽略農藥殘留的問題。

而受惡劣環境影響最大的,毫無疑問是我們的孩子。

Pam聽後非常震驚觸動,有段時間她一度非常焦慮,

但最終她沒有選擇逃到環境相對較好的地方,而是決定留下來改善小鎮的現狀。

拿定主意的她,跑去跟朋友商量,希望用自己餘下的人生,換來小鎮人民健康的生活。

朋友聽後以為她瘋了,但有少數幾個朋友覺得Pam有想法而且這主意聽起來還有點刺激...

但很快幾個人就發現了一個最大的問題:「小鎮中每個人的工作和生活習慣完全不一樣,怎樣才能改善大家共同的健康和生活?」

Pam首先想到是吃,不論生活習慣如何不同,每個人都是要吃飯的,而超市或市場上買的菜,卻不一定讓人放心。

於是Pam決定從吃入手,乾脆自己種蔬菜瓜果,有機、綠色又環保。

Pam還給自己的項目起了個名字「竟然能吃」。

不僅如此,身為經濟學家的她,有板有眼地把小鎮列入計畫運營,並慢慢發展出三個區域。

第一個為公共區域,這是最重要的一部分,說白了就是小鎮所有的公共空地,街道兩旁,荒蕪無人照看的花園...

這個區域土地最多,Pam希望用它來結出儘可能多的果食。

但如此多的空地,想要一個人種顯然不現實,那誰來種呢?

Pam想到了鎮上的老人,他們空餘時間多,也想業餘做點事,體現自身的價值。

為了吸引這部分老人,Pam建立了一個論壇,還專門設計了文案:

「想要讓自己更有活力?想讓我們的小鎮變得更好?來加入我們吧!」

沒想到這一呼籲,殺傷力相當強,當天便有60多人報名,遠遠超過Pam的預期。

Pam則興奮地把自己掏錢買的種子,發給大家,這一大幫人扛著小鋤興沖沖地走上街頭開挖,不瞭解情況的人還以為要械鬥,開始對他們相當厭惡,但瞭解到這一幫人要做的事後,加入的人竟然越來越多,畢竟有人免費提供種子,而且到時候能吃到自己種的蔬果,最要緊的是,瓜果成熟的時候,誰也不想白吃,所以很多人都願意付出勞動。

有地兒的地方就撒上種子

從前荒蕪的公園,甚至淪為動物和人的「廁所」,如今開闢出來種上花草果蔬,儼然成了一座漂亮的花果植物園。

當然這所有的一切都不能瞎挖瞎種,Pam經常會請來園藝、種植專家,來給老人們補補課。

既能享受種植的樂趣,還能老有所學,何樂不為?

在把公共區域種的差不多後,Pam盯上了鎮上的保健中心,

「這座保健中心剛花600多萬建成,但裡面卻種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植物,看著就鬧心。」

Pam跑去跟保健中心負責人商量,既然是保健中心,大家都注重健康、飲食安全,那能不能在保健中心合理規劃,種點像樣的植物?

負責人當即回絕:不行。除非你願意負責所有費用。

令負責人吃驚的是,Pam高興地答應下來,反正就是種子,也沒多少費用。

買了蘋果、櫻桃、覆盆子等植物的種子後,Pam高興地干了起來,令人沒想到的是,患有痴呆和身體殘疾的人們,也自發加入進來,在種植的過程中,他們體驗到無與倫比的成就感和樂趣。

保健中心拿下後,Pam又將目光瞄準了警察局,警院前面的一片空地,空著也是空著,不如種點玉米,成熟的時候警察可以隨手摘幾個回家吃,警員們當然欣然應允。

消防部門看到後一臉嫉妒,你們有玉米吃,我們就種果樹。

就這樣大家相互「攀比」,相互協作,很快小鎮就一片勃勃生機。

既然做這件事的初心,是為了受惡劣環境影響最大的孩子。

那孩子自然也應當參與進來。於是Pam規劃的第二個區域,自然就是為了學生和孩子。

在家長的支持下,Pam說服了一個個校長,他們把學校空地變成花園,種上蔬菜瓜果,甚至還利用窪地建了池塘,修成組合式景觀。

學校趁機開了農藝課,在整個小鎮氛圍的帶動下,很小的孩子也喜歡上園藝,

他們不再窩家裡玩遊戲看電視,而是和小夥伴出門一起栽種瓜果。

這場種果蔬的運動幾乎成了「全民娛樂」

大家沒事就討論「你種了什麼,什麼最高產」還會比較誰種得好吃。

兩三年下來,地幾乎被種滿,單純供應大家已經綽綽有餘。

於是Pam順勢開了第三個區域,這個區域是為了讓更多人參與,

「雖然很多人都參與種植,都總有人懶得動。」

然而走在路上看到大家種的果實,看到大家因此凝聚在一起,他們心底其實還是想成為一份子。

Pam於是鼓勵他們成為經銷商,把吃不完的瓜果沿街賣給小鎮其他人,或者前來觀賞的遊客。

不止是果蔬,Pam還養起了雞,每個雞蛋都印上Todmorden小鎮特有的標籤,還打出「每個雞蛋都很重要的口號」。

這一番折騰後,三個區域儼然形成一條完整的產業鏈不說,甚至還發展出了觀光旅遊產業,「可以吃的小鎮」名號越叫越響。

小鎮居民的日子也越過越舒適,大家不定期開個Party,共同交流,分享美食。

連警察都感嘆,因為在種植過程中,大家相互交流溝通,隨著瓜果一同成長的是人們彼此之間的感情,小鎮的犯罪率顯著降低。

這一舉多得的舉措,也引起美國、日本等國家紛紛效仿。

不逃跑,不等待,把大家聚在一起,共同創造美好的生活,這樣的故事聽起來就像童話。

但六年時間,眼睜睜看著小鎮,由光禿禿的荒蕪變得蔥蔥鬱鬱,童話就這樣照進了現實。

我們的步伐走得太快,總是會忽略或屏蔽,一路走來犧牲的東西。一座座「可以吃的小鎮」,或許也該是我們留給子孫後代最好的禮物。

喜歡這文章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你的支持能推動我們繼續提供更優質文章哦!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