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才有一兒一女,兒子叫李明,女兒叫李艷,兒子比女兒大三歲。李德才是個苦命人,因為家境不好娶了個體弱多病的媳婦,一年到頭從來都離不開草藥,在生完小女兒沒多久,他的媳婦就因病去世了。


(所有圖片均為示意圖)

因為家裡窮,又多了兩個孩子,李德才要想再娶就更難了。隨著年紀一天天增大,他就打消了再娶的念頭,而是一心一意照顧兩個孩子。

大兒子李明比較淘氣,從來不會考慮家庭情況,動不動就讓李德才拿錢買這買拿,他總是有很好的藉口,比如同學過生日啊,老師要求買課本和文具啊,同學生病了需要捐款啊。對於這個兒子,李德才早就寒心不已。

好在丫頭李艷比較懂事,雖然比她哥小三歲,卻像個小大人一樣,幫著李德才一起分擔負擔。正所謂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李艷四五歲就開始洗衣做飯,七八歲開始挑水種菜,和她的年齡一點都不相符,鄰居都打心眼裡可憐這個孩子。同時又替李德才感到欣慰,兒子不懂事,好在閨女知道心疼他。

李德才費了不知多少心血,終於把兒子和女兒養大成人。等到李艷出嫁的那一天,他心裡的負擔一下變輕了,看著孩子成家立業,他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李艷的夫家就在鄰村,步行不到半個小時,逢年過節她都會接父親過去吃飯,然後再送他回來。不得不說,這個女兒比兒子兒媳孝順多了。

後來,李德才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他感覺自己一定是得了很重的病。農村人掙的都是血汗錢,他想,反正也這把年紀了遲早會有這一天,那就不要去糟踐錢,給後人留下來。

他想來想去,這筆錢到底怎麼分,給兒子女兒一人一半,還是只留給其中一個呢。就這一件事,他想了很久很久。

李德才實在是熬不住了,臨終前他把兒子兒媳還有女兒女婿都叫到身邊。他對李明和李艷說:「孩子,爸有件事想求你們幫忙。」

李艷聲音哽咽,撫摸著父親的手說:「爸,有什麼事你直接說就是了。」

李德才說:「是這樣的,我還欠劉三娃一筆肉錢,你們可不可以幫我還了。我不想死了還被人說三道四。」

李艷問:「沒事,告訴我們欠多少?」

李德才說:「加上去年過壽的肉錢,一共五百多。」

李明突然發起火來,「爸,去年壽宴的肉錢你是賒的帳啊,你說說你,平時那些莊稼錢花到哪裡去了?別的父母走之前分兒女一筆錢,你倒好,還給我們招一筆債。反正我不管,死無對證,他們要錢自己找你去。」

李艷看著父親抹淚,把大哥教訓了一頓,然後對父親說:「爸,沒事,這筆錢我給你還了,你就放心吧。」

李德才滿意地點了點頭,囑咐李艷說:「閨女,你還記得我和你媽的生日嗎?一定要記得,每年幫我們燒點紙,我們會保佑你全家平平安安,一生順利。」說完,他意味深長地看著李艷,拍了拍她的手背。

後來,李艷去給劉三娃還錢,劉三娃的父親交代過,如果是李德才的兒女過來,就帶去見他。然後劉三娃就把李艷帶去找父親劉永貴。劉永貴和李德才是多年的朋友,偶爾約在一起釣魚聊天打牌。

劉永貴見到李艷,覺得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拿出一張銀行卡交到她的手上,親切地說道:「孩子,這是你爸讓我帶給你的,這裡面是他一生的積蓄。」

原來,李德才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劉永貴,劉永貴說:「老李啊,咱不欠孩子什麼,不用想那麼複雜,憑什麼家產一定要留給兒子,依我看吶,哪個孝順就給哪個。」於是,他們就想出這個辦法。

李艷聽完後淚流滿面,父親真是用心良苦啊。不過她又感到困惑,因為不知道密碼,錢取不出來。劉永貴提醒她說:「你應該知道,想想你爸走之前對你說的那些話吧。」

李艷恍然大悟,父親叫她記住他和母親的生日,每年那個時候過去燒紙。果不其然,密碼真是他們的生日。

李艷拿著父親留給她的錢,去鎮上買了一間商鋪,早些年他們夫妻倆在餐廳打過工,所以決定開一個餐館。兩口子對人真誠,不偷奸耍滑,周圍很多居民都願意去光顧他們。

但是無論多忙,在逢年過節還有父母生日那一天,李艷都會給他們燒點紙,沒有父母,就沒有她,也沒有她後來的好日子。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