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貴州,有一個神奇的是石頭城堡。而這個奇幻的城堡是一個老人隱居20年親手所建。他叫宋培倫,花溪夜郎穀穀主。他的故事就像黃藥師和桃花島的傳說。他用20年的堅持,把中國人的俠客夢和田園情都照進了現實。

宋培倫不喜歡嘈雜的環境,喜歡清靜的生活。從17歲開始,他就在各類報刊雜誌上發表漫畫作品,1984年的漫畫《也是足球》獲中國漫畫足球「金章獎」。他先後在貴陽、北京、深圳、香港等地舉辦個人美術作品展覽,中國美術館收藏其個人作品4件,北京國際藝苑收藏其木雕面具20件。圖為夜郎穀穀主宋培倫。

喜歡雕塑的他1986年來到藝術類院校當老師。在學校,他和另外兩名老師成立了一個雕塑工作室。教書之餘,他還在外面接很多雕塑回來做,一個月下來,每名老師就能分1000多元(約4500新台幣),是他工資收入的10倍還多,而那時公務員一個月的工資才幾十塊錢。

雖然賺錢,但很快他就厭倦了這份工作,因為每做一件雕塑,都要迎合眾多人的口味,「最後出來的東西,都不是我想要的了」。宋培倫辭掉工作,去美國當「旅美藝術家」,沒想到幹了一年他又厭倦了。

1993年,在美國瘋馬山參觀的他,被「瘋馬」巨型雕塑震撼到了。那是印第安人為紀念自己的民族英雄,花費數十年時間建造而成。那時,宋培倫就決定找個清靜的地方,也做一件屬於自己的作品。

但是他的這一想法,遭到妻子吳萍的反對。直到現在,妻子仍然不理解他為什麼要放棄優越的環境,選擇過這種生活。當時家裡有35萬元(約157.5萬新台幣),宋培倫把這筆錢分成4份,他和妻子女兒各10萬(約45萬新台幣),剩下5萬(約22.5新台幣)還賬。

1996年,56歲的宋培倫在貴州省貴陽市花溪區思丫河兩側流轉了三百畝山林,開始構思這個屬於他的作品。這個地方,當時是一片原始森林,不通公路,兩山之間有一條河,河的對面是一片荒山,他就想躲在這裡創作。

起初,宋培倫並沒有想好要做一件什麼樣的作品,他叫上幾名附近的村民,按照砌豬圈的手藝,用石頭砌了幾根高矮不一的圖騰柱。一次回老家湄潭縣鄉下,他發現人們戴著儺戲面具正在表演,他一下就來了靈感,以儺戲臉譜和面具、人物為主題,用隨處可見的石塊、撿來的陶片、農家使用的瓦罐,在荒林中打造了一座石頭城堡,並取名「夜郎谷」。

夜郎谷還沒成型,10萬塊錢(約45萬新台幣)很快就花完了。正在發愁時,有一天,宋培倫和一個負責組織露營的人聊天,他建議對方組織一支隊伍來夜郎谷河谷漂流,住一兩天,感受農村生活。沒想到,這個提議被採納了,第二天來了60名露營愛好者。這些露營人員在裡面呆了兩天,白天遊山玩水看風景,晚上回村民家吃飯,然後用村民地里的葵花桿做成火把照明回到住處。

當時,夜郎谷裡面的房子頂都還沒有蓋,露營人員晚上睡在裡面,抬頭就能看到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好多女孩子現在遇到宋培倫,還會提起「我們對夜郎谷太有感覺了,晚上睡起還可以看到滿天的星星。」兩天的時間,宋培倫從露營人員手裡賺回600元(約2700新台幣)。在這種邊經營邊建設的過程中,夜郎谷逐漸成型,並有不少人願意花20塊(約90塊新台幣)門票錢去目睹它的風采。

夜郎谷從開始建設到現在,已經有20多年了,但宋培倫說城堡裡面的東西一直都在變,「我的東西,永遠只做一半,有一半是留給大自然,留給歷史,留給自己或者後人來完成。」宋培倫說,很多東西都強調完美,強調一致,但實際上效果並不好,凡事要留有餘地,不能太滿,這樣才能持久,才有生命力。

夜郎谷,一切看似很隨意,猶如野花野草肆意生長,但每個景點又都恰到好處,給人無限想像,它甚至有一種魔力,每次來,都會覺得不一樣,這就是「留一半」的原理,隨時在變。

花溪夜郎谷2016年曝光後,迅速紅遍全球,許多外國人慕名而來,希望自己的設計能成為這奇幻城堡的一分子。宋培倫很快成了「明星級」人物,包括BBC電視台在內的眾多媒體都來採訪他。

夜郎谷的名聲越來越響,從四面八方來的遊客也逐漸多起來,不少遊客看到長發披肩的宋培倫,會放下腳步迎上來,「您是宋老師吧,我們從某處慕名而來,想跟你合個影。」每次,宋培倫都樂意和遊客一起合影。

同時也吸引了無數國內外的人士前來參觀,外國友人也讚歎這鬼斧神工的奇蹟!

宋培倫為打造這座城堡欠了很多錢,但卻多次拒絕外人投資。他說自己不喜歡被錢綁架,一直堅持有多少錢做多少事。從城堡開始修建那天起,他就沒伸手向別人要過一分錢,但因幾年前城市規劃建設,導致城堡5年不能經營,欠下300多萬(約1350萬元以上新台幣)債務。最困難的時候,他把城堡裡面的房子抵了45萬(約202.5萬元新台幣)的債。

2016年7月,通往城堡的路通了,恢復經營,加上媒體關注,城堡一下子爆紅,第一個月就收了30多萬(135萬新台幣)的門票費。用賣門票的錢,宋培倫還了200萬債務(900萬新台幣),還剩下100多萬(450萬新台幣)沒還。

聽說宋培倫缺錢,不少商人主動找上門,說願意給他投資。但宋培倫一點都不喜歡,他說,來投資的這些人,還沒談成,就都把哪一塊建景觀房,哪一塊擺麻將,哪一塊做燒烤攤都想好了,因為大家都看到商機,有人甚至願意投一個億給他,但還是沒有打動這個看到賺錢就頭痛、看到人多就煩的宋培倫的心。

宋培倫說,夜郎谷是一件作品,他不想讓它過多商品化,當初建城堡時,就沒想過要靠它來賺錢,只是想做一件自己的作品,「如果現在改成賺錢,就違背了我的初心,那麼文化、藝術就丟了。我不想被錢綁架了,一旦錢把一個人綁架了,以後一輩子過得就會很不舒服。」

有錢不賺,在外人看來他就是固執的「瘋老頭」,甚至有人認為他裝清高,或者不懂得經營,把著一座金山,浪費資源。就連他的家人也不理解,宋培倫的愛人吳萍說,自從嫁給他後,他想做的事,基本上家裡面的人沒人能左右,而他的女兒宋宇,在這個問題上也不願意多說,只是說要支持老爸的夢想,「他說幹什麼就幹什麼」。

有人稱宋培倫「當代陶淵明」,宋先生很滿意,他點頭說自己確是「性本愛丘山」「誤落塵網中」後又「久在樊籠里,復得返自然」。宋培倫現在就住在夜郎谷里,每天早晨睡到自然醒來,先伺候好年過九旬的母親,再帶著貓狗穿越寂靜山林,和林間松鼠樹上鳥兒嬉戲。

相關影片:

喜歡這文章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你的支持能推動我們繼續提供更優質文章哦!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