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是中秋節,我們鎮上恰逢趕集,我們全家就商量一起去外面的餐館吃飯。

我們找了一大圈,平時常去的這幾家豪華餐館都坐得滿滿的,我們只好選擇一個稍微低檔一點的餐館就餐了。

全家一共六個人,點了十大盤菜之後,我們就坐在餐桌前等上菜了。

這時,餐館裏進來了一對近七十歲的老年夫婦,他們手裡牽著一個四歲 上下的小男孩,老年夫婦頭發蒼白,滿臉丘壑,皮膚黝黑。他們手裡各拿著一根拐杖。

小男孩衣服破爛,臉色發黃。可能是外地人,因為他們說著生硬的普通話。

坐下來後,老頭對老太婆說:「袋裡還有多少錢?」

老太婆說:「不多了,只有幾十塊了。」老頭說:「那好吧,我們就再吃簡單一點吧。」

於是,他對餐館老闆說:「來份青菜。」老闆問:「今天是中秋節,三個人就吃一份青菜,夠嗎?」老頭說:「夠了,我們都是這樣吃過來的。」 可小男孩不依:「爺爺,我們可是幾個星期沒有吃過肉了,我要吃肉, 我要吃肉!」

接著小男孩嗚嗚地哭了起來。

老太婆撫摸著小男孩的頭說:「小虎乖,我們明天就吃肉,還有,找到你失散的爸爸媽媽後,我們就吃你最喜歡吃的菜,還吃你念念不忘的大龍蝦,好嗎?」

老太婆邊說邊望了望正冉冉升起的那輪明月。 我們的菜很快就端上來了,整個餐館也香氣四溢。

我們老老少少甩開胳膊吃了起來,喝酒聲、勸酒聲此起彼伏。

吃著吃著,覺得意猶未盡,我們又點了一盤大龍蝦和一盤鴨掌。那位夫婦和孩子也開始吃了,可他們吃得很慢,盤子裡那幾棵青菜好像 總是吃不完似的,飯也幾乎是一粒一粒數著吃。

小男孩邊吃邊向我們這邊張望,口水刷刷地流個不斷。

由於他們吃得太慢,又占用了一張餐桌,老闆催了他們幾次:「快點啊,你們!我還要做生意啊!」

老頭說:「再等一等,我們老年人,吃飯慢。」過了不久,老闆又來催 了:「你們一盤青菜吃上幾個小時,我們還要不要做其他人的生意了?」

老頭帶著哀求的語氣說:「再等一等,馬上就好了。」接著他用眼睛向我們這桌瞟了幾眼。

從下午六點吃到晚上近九點,我們吃喝了近三個小時才酒足飯飽,打著飽嗝,我們扶老攜幼而出。

我埋單後最後一個離開餐桌,當我離開餐桌還不到三步,就聽到老頭用急切的聲音說:「小虎,快,大龍蝦!」 小虎放下手裡的碗箭步跑到我們吃的餐桌上,抄起一個碗就往嘴裡倒。

老太婆也拄著拐杖小跑過來,用一個事先準備好的袋子把我們吃剩的菜 往裡面倒。 事後,我們才得知,這對老年夫婦帶著孫子是為了找尋幾年前失散的兒子和媳婦。

他們兒子和媳婦從山村出來幫人打了五六年的工,最後為了討還包工頭 的欠款,已經整整幾年沒有回過家了。老年夫婦帶著孩子找尋了好幾個省了。

我在結完賬後,又多掏出了一份大蝦錢和一盤肉菜錢給了老闆,告訴他這是為那一家三口點的。老闆看了看我沒有說話,立刻走進了後廚,而我又回頭看了看老夫婦那布滿皺紋的黑黢黢的臉,心中幾許辛酸。

在回家的路上,我發現今年中秋的月亮是幾年來最圓最滿的,它在廣袤的天空中亮堂堂的發著耀眼的光,月色也如湖水一樣溫柔。 我暗想:小男孩心中的月亮什麼時候也能像今天的月亮一樣亮堂,一樣溫柔呢?

喜歡這文章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你的支持能推動我們繼續提供更優質文章哦!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